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许家印万亿“新衣”脱下之后

时间:03-22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32

许家印万亿“新衣”脱下之后

许家印被证监会处罚 资料图多位律师表示,此次证监会的处罚,不会影响对许家印刑事责任的追究。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艳艳编辑|姚赟头图来源|中企图库两年,营收,虚增5641亿元;利润,虚增920亿元。一封来自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下称《事先告知书》),将恒大地产的债务“洋葱”层层剥开。3月18日晚间,恒大地产公告披露了该“告知书”的具体内容。值得注意的是,公告中提到,许家印授意其他人员虚增恒大地产年报业绩,手段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同时作为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实施上述违法行为。结合三项涉嫌违法事实,证监会对许家印及多位恒大高管作出处罚。其中,责令恒大地产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17500万元的罚款;对许家印给予警告,并处以4700万元的罚款;对夏海钧给予警告,并处以1500万元的罚款。同时,许家印和夏海钧都拟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恒大收到证监会的处罚和市场禁入公告 来源:公告截图与中国恒大的万亿负债和6000多亿元虚增收入相比,41.75亿元处罚数额似乎也不那么“巨大”了。而今,旧债还未偿完,罚款又在弦上。外界普遍关注这些钱款的清偿顺序问题,尤其是,恒大地产和许家印此次面临的罚款,是否会影响其他债权人的债务清偿?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告诉《中国企业家》,在清偿顺序方面,一般是补偿性债权优先于惩罚性债权,“这意味着,恒大地产和许家印所面临的罚款,在债务清偿顺序中劣后于其他普通债权。也就是说,恒大地产和许家印的债权人(如购房者和其他借款人)在清偿时享有优先权。”“首先还是要保护购房者利益。”北京市京师(深圳)律师事务所赵飞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根据《企业破产法》规定,支付了优先的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次为职工债权、社会保险费用及税款、普通债权等,“对于行政或司法罚款以及财产刑等,它们的清偿顺序位于普通金钱债权之后。”多位律师表示,此次证监会的处罚,不会影响对许家印刑事责任的追究。3月19日,公告发布第二天,“许家印被限制高消费”的新闻传出。天眼查APP显示,3月18日,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许家印及中国恒大新增一则限制消费令,涉及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申请人为湖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咸宁分行。两年,虚增营收5641亿元,虚增利润920.11亿元据了解,恒大地产是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恒大的境内经营主体,1997年在广州成立。公开信息显示,恒大地产在国内139个主要城市拥有大型房地产项目近300个,债务危机爆发前,销售规模多年位居国内房企前三。2017年,恒大业绩登顶,许家印以2813.5亿元的身家,首次成为中国首富。距离许家印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已近半年。他一手创办的恒大帝国轰然倾倒,只留下2万多亿元的债务泥潭和一地鸡毛。2023年9月28日晚间,中国恒大公告称,公司接到有关部门通知,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许家印因涉嫌违法犯罪,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许家印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已近半年 资料图 摄影:邓攀眼下,许家印和恒大集团还未到能“盖棺定论”的时候:境外清盘工作仍在进行,境内“保交楼”工作尚未结束,监管层面的处罚已在陆续推进,关于恒大财务问题的疑问,也在层层揭开。综合来看,此次处罚是基于恒大地产在2019年和2020年的年度报告中存在虚假记载,公开发行公司债涉嫌欺诈发行以及未按规定及时披露相关信息等违法违规行为。柏文喜表示,恒大地产在短短两年时间内虚增了高达5641.46亿元的营收和920.11亿元的利润,严重掩盖了公司的真实财务状况,并对投资者和公众造成了误导。《事先告知书》中表示,经证监会查明,恒大地产、许家印等人涉嫌违法的事实主要有以下三项:一是恒大地产披露的2019年、2020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恒大地产通过提前确认收入方式财务造假,导致2019年恒大地产虚增收入2139.89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0.14%,对应虚增成本1732.67亿元,虚增利润407.22亿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63.31%;2020年恒大地产虚增收入3501.5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78.54%,对应虚增成本2988.68亿元,虚增利润512.89亿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86.88%。二是恒大地产公开发行公司债涉嫌欺诈发行。证监会指出,恒大地产于2020年发行的4笔债券,总额为126亿元的债券以及于2021年4月27日发行规模总额为82亿元的债券,由于在发行过程中公告的发行文件中分别引用了存在虚假记载的2019年、2020年年度报告的相关数据,涉嫌欺诈发行。三是恒大地产未按规定及时披露相关信息,包括:恒大地产未按期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2022年中期报告及2022年年度报告、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仲裁的情况、未按规定披露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情况。证监会认为,2023年8月10日,恒大地产公开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2022年中期报告、2022年年度报告,上述定期报告的披露日均超过规定报送并公告日。恒大地产未依法按时披露定期报告。此外,重大诉讼仲裁情况和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情况也未及时披露。截至2023年8月31日,恒大地产自2020年以来,共有1533笔重大诉讼仲裁事项(涉案金额5000万元以上)未按规定及时予以披露,涉及金额4312.59亿元。截至2023年8月31日,恒大地产自2021年1月1日以来,共有2983笔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未按规定及时予以披露,涉及金额2785.31亿元。许家印被处终身禁入证券市场对于许家印,《事先告知书》用词严厉。针对恒大地产2019年、2020年年报造假的违法行为,证监会指出,恒大地产时任董事长许家印全面管理恒大地产各项业务,授意其他人员虚增恒大地产年报业绩,手段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同时作为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实施上述违法行为。证监会还称,中国恒大集团(以下简称恒大集团)时任董事局副主席兼总裁夏海钧,实际统筹管理恒大地产日常经营事务,组织安排编制虚假财务报告,手段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图为恒大集团时任董事局副主席兼总裁夏海钧 来源:视觉中国此外,恒大集团时任财务总监潘大荣、恒大地产时任副总裁兼财务中心总经理、中国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大汽车)时任副总裁潘翰翎、恒大地产时任总裁柯鹏、恒大地产时任总裁甄立涛、恒大地产时任副总裁钱程等人也是虚假披露的直接责任人员。这次处罚中,恒大地产高管序列几乎“全军覆没”。公告中表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并充分考虑钱程积极配合证监会调查、纠正违法行为的表现,证监会决定:针对恒大地产披露2019年、2020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的违法行为,证监会最终进行了多项综合处罚。1.责令恒大地产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1.75亿元的罚款;2.对许家印给予警告,并处以4700万元的罚款;3.对夏海钧给予警告,并处以1500万元的罚款;4.对潘大荣、潘翰翎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900万元的罚款;5.对柯鹏给予警告,并处以300万元的罚款;6.对甄立涛处以200万元的罚款;7.对钱程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的罚款。证监会表示,许家印决策并组织实施财务造假,手段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夏海钧组织安排编制虚假财务报告,手段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根据《证券法》及《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证监会令第115号)相关规定,拟决定对许家印、夏海钧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多年来,恒大一直被疑财务造假。例如,去年12月,曾有机构报告称,中国恒大推迟公布的2021年年报,清楚反映公司明显夸大收入及盈利,并很可能持续多年夸大。恒大的会计处理方式是对物业销售收入的确认方式进行重大调整,改变以往的描述来进行掩盖。谁先清偿相对于恒大庞杂的债务包袱,有人质疑,这次的罚款实在太少。截至2023年6月30日,中国恒大的总负债超过2.39万亿元,而总资产只有1.74万亿元,资不抵债。2023年上半年,中国恒大的主营收入约为1281.8亿元,净亏损合计392.5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约40.47亿元。单纯从数据来看,还不足以覆盖本次证监会41.75亿元的罚款。“此次处罚体现了证监会加强对资本市场的监管力度,并对违法违规行为采取严厉措施。尽管有人认为罚款相对于恒大的债务来说较少,但重要的是,要理解罚款和债务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罚款是对行政违法行为的处罚,而债务清偿则是另一法律层面的处理。”柏文喜表示。外界普遍关注清偿顺序问题,恒大地产和许家印此次面临的罚款,是否会影响其他债权人的债务清偿?柏文喜称,这笔罚款在清偿顺序中处于较后位置,因此,“不会受影响”。整体来看,私法债权优先于公法债权;补偿性债权优先于惩罚性债权。“理论上应该会先考虑购房者权益、债权人权益。”一位不具名的律师称。多位律师及行业专家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如果恒大地产和许家印没有足够资金支付罚款,可通过查封、扣押个人财产等方式来追缴。赵飞表示,关于购房者权益保护,可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品房消费者权利保护问题的批复》的规定,商品房消费者以居住为目的购买房屋并已支付全部价款,主张其房屋交付请求权优先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抵押权以及其他债权的;在房屋不能交付且无实际交付可能的情况下,商品房贷消费者主张价款返还请求权,优先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抵押权以及其他债权的,人民法院均应当予以支持。目前,“保交楼”是所有房企的第一要务。据《财经》消息,恒大的保交楼仍是优先级最高的工作,由广东省于2021年12月派驻恒大的风险处置工作组负责。2022年,恒大732个保交楼项目实现复工。截至2023年2月末的最新数据,恒大已完成保交楼任务交付42.1万套,涉及515个项目。2022年,许家印在会议上称要三个月实现恒驰5量产 来源:恒大集团恒大境外重组一直未有进展。去年9月随着恒大地产被立案调查、许家印及多名高管被拘,恒大已无法满足新票据发行资格,并叫停了境外债权人会议。尽管过去两年,香港高等法院多次延期债权人对恒大的清盘呈请,但外加经营困顿、资不抵债的现实状况,摆在恒大面前的难题仍然不少。至今,恒大及其利益相关者仍深陷债务泥潭中。据恒大地产集团2月1日披露的信息,截至2023年12月末,恒大地产集团涉及金额3000万元以上未决诉讼案件数量共计2073件,累计金额约5025.96亿元。同时,未能清偿的到期债务累计近2978.1亿元,逾期商票累计额约2050.04亿元。今年1月29日,香港高等法院对中国恒大颁布清盘令。法官表示,中国恒大债务重组方案欠缺进展,公司资不抵债,正式颁布恒大清盘令。有消息称,恒大共同清盘人安迈顾问董事总经理杜艾迪(Edward Simon Middleton)及黄咏诗,或向恒大过去十多年的核数师罗兵咸永道提出潜在诉讼。颁布清盘令同日,中国恒大停牌。3月6日,港交所给予三条复牌指引:针对中国恒大的清盘令已被撤回或被解除,且任何清盘人的委任已获解除;二是证明公司遵守上市规则第13.24条的规定;三是向市场公布所有重要信息,供公司股东及其他投资者评估本公司状况。如若清盘令落地,负债2.4万亿元的中国恒大将进行破产清算。这也是港股史上规模最大的地产公司破产清盘案例。清盘完成后,中国恒大可能会遭遇解散,恒大系则会失去中国恒大这个上市平台。目前来看,如若不能在2025年7月28日前按照前述复盘指引补救,恒大将在港交所摘牌。从“技术性离婚”到“技术性诉讼”混沌不清的债务危机背景下,许家印家族的“财产纷争”备受关注。据央视新闻,2月26日,许家印前妻丁玉梅在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向其与许家印的次子许腾鹤追讨总计超过10亿港元的债务。根据法庭文件,这笔债务源于丁玉梅和许腾鹤于2020年6月16日签署的贷款协议,而许腾鹤未能在规定时间内还款。该消息传出后,被市场疑为许家印家族的“技术性诉讼”,以此保全部分资产。值得注意的是,在丁玉梅与许腾鹤签订协议的2020年6月,恒大地产的商票已经出现兑付危机,但直到2021年年中,项目停工、大量商票逾期,恒大的系统性危机才逐渐暴露。据中国基金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许腾鹤在许家印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已被带走。同时,丁玉梅已在“境外”。查询香港公司注册处信息发现,丁玉梅持有加拿大护照。多年来,丁玉梅几乎从未在公开市场露面。2018年12月,许家印、丁玉梅夫妇高调返回河南老家,这也是丁玉梅首次公开露面。过去多年,丁玉梅作为许家印的妻子,经常在恒大以及相关企业的财报中被提及。恒大最后一份正常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里,丁玉梅还是“许家印教授的配偶”或“许太太”。直到去年8月14日,恒大汽车一笔战投公告,引发公众对许家印婚姻状况的猜测。许家印公开的配偶丁玉梅,在协议中却被表述为“独立于本公司及其关联人士的第三方”,她还持有中国恒大已发行股份总数约5.99%的股份,当时被市场猜测许家印夫妇已“技术性离婚”。市场猜测,此举或是为了将财产转移至境外,丁玉梅可借此在财务上与许家印进行分割。2023年11月,许家印位于香港山顶布力径社区的两座豪宅也被债权人接管。据报道,这两座豪宅的总价超过15亿港元。此外,2022年末,许家印购入的3间山顶洋房中的B号屋已被债务代理人接管,市值约为8.8亿港元。2月28日,香港宣布楼市全面“撤辣”,许家印在香港的“顶级豪宅”也惨遭“贱卖”。“撤辣”,对应的概念为“辣招”。所谓“辣招”,主要是指香港对楼市的一种需求管理措施,即以额外印花税来打击短期炒卖活动、买家印花税来遏抑外来需求以及新住宅印花税来减少投资需求。近日有媒体报道,许家印一香港豪宅已被债权人接管,该物业为一幢3层独立大宅,配备私人花园及室内电梯,市场估值约为5亿港元,每平方英尺价格超过10万港元。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